挖掘機上斷橋長臂抱回200余被困群眾

  通往映秀耿達方向的303省道上,路基損毀嚴重,陸續有被困的群眾撤出來,茶園大橋斷橋口,開挖掘機的高國富,一拔一拉之間,挖掘機長臂劃過一個拋物線,200余名群眾被轉移到橋那邊。 
    橋這頭,耿達電站的包工頭唐建紅,遠望著云霧繚繞的群山,他手下20余名工人,正往外撤,“把他們帶出來,就要安全帶回去。”
  映秀鎮肖家溝至瀑布山寨路段有78人被困,消防隊員穿越泥石流、山崖峭壁、叢林,將他們救出。
   一拔一拉,挖掘機的鏟斗,劃過一個美妙的拋物線,2名群眾,從斷橋處轉移到橋這邊的平壩上。
  對于30歲的伊文瓊來說,冰冷的鏟斗,現在卻成為一只溫暖的大手,捧著她在咆哮的洪水上方,架起一座無形的橋??誥蚧男』?,左手右手,一拔一拉,“上車”到“下車”,15米的壕溝,2分鐘就到了。
  小伙叫高國富,今年25歲,來自都江堰聚源鎮大河村7社。高國富說,用挖掘機轉移人,是個技術活,速度是平常挖砂石的1/5,提大臂,旋轉,伸展,下方,幾個動作要一氣呵成,如果周圍稍微停頓,或者鏟斗撞擊到地面,會讓“乘客”非常不舒服,甚至受傷。
   挖掘機的旋轉控制在左手,力量得控制好,不能讓乘客感到眩暈。右手前拔下放向后拔上提,往左卷軸,往右放軸,如果不集中精力,可能把乘客從鏟斗里倒出來,后果不堪設想。
  高國富開了4年挖掘機,這次參與“載客”轉移人卻是第一次。
  7月4日下午3時左右,高國富正在山上挖掘機作業,看見500米外的茶園大橋斷橋處,有消防隊員正在用繩索轉移群眾。“太危險了,而且很慢。”高國富沒有任何猶豫,開著挖掘機,就往橋這邊趕。這臺挖掘機是加長臂,臂長有19米。前日下午3點到晚上7點,高國富轉移了100多名受困群眾。
  高國富在茶園大橋左側的自強砂石廠上班,這次泥石流,把砂場包括碎石機、制砂機在內的生產線沖毀,還沖走了8000方成品沙,經濟損失在200萬元以上。挖掘機工作一個小時,要燒160元錢的油錢。盡管如此,高國富的行為,還是得到了堂哥高國濤的支持,高國濤是自強砂石廠的經理。
    大橋上無人的時候,高國富就在砂場上方,排除隱患;當橋上聚集了10人左右,高國富就會開著挖掘機過來轉移。就這樣,他一天要來來回回跑20趟以上。
    “很多人路過時,都會問有水沒,喝口水。”遇到求助,砂場還為受困者提供水和飯菜,有人餓了,馬上煮。迄今為止,砂石廠為80余人煮了4大鍋飯。一位30余歲的漢子硬要塞給高國濤400元錢作為感謝,被高國濤拒絕了。“如果你要給錢,你就不要吃。”
    昨日,他又“擺渡”了上百名被困群眾。被挖掘機轉移出的黃德華說,如果沒有這臺挖掘機,得翻越左邊的大山,至少需要3個小時以上,而且很危險。
    2包工頭苦守斷橋等工友
    “把他們帶出來,就要安全帶回去”。
     上午9點,唐建紅就坐在茶園大橋的斷口處。電話那頭,無法接通。上午8時許,他接到工友電話,303省道的路基被毀嚴重,工友們準備往外轉移。
    唐建紅在耿達電站承包建筑,7月3日,唐建紅到都江堰購買生活用品,不料,3日下午下大雨,不能回去,4日,路就被泥石流阻斷了。
    耿達電站里被困的20余名工人,是他從瀘州老家帶出來的。接到電話后,唐建紅坐不住了,趕到茶園大橋等待。“電話打不通,一路都怕出事。”唐建紅不停地抽煙,“把他們帶出來,就要安全地帶回去。”耿達電站距離映秀鎮有10公里,聽轉移出來的人說,需要翻越5座大山,走7個小時左右。
    下午3點過,唐建紅的手機終于響了,工友們告訴他,最多一個小時就能到茶園大橋了。
    下午4時,第一批工友終于到達茶園大橋。唐建紅臉上露出笑容,他跑到挖掘機“下客”的地方,幫助提行李。
    7個小時的行走,讓這些久走山路的農民工,腳都有些打閃閃了。工友黃德華說,完全是在樹林中穿,抓住草和樹前行。有時,抓到刺,血一下就流出來了。30歲的伊文瓊,她的手上打了五六個血泡,都是抓草勒出來的。
    遇到七八十度的陡坡,得先精力好的男人先上,然后用繩子把行李吊上去。女人們都站在男人中間,就是這樣,翻越5座山,走了7個小時,一行20人終于從耿達電站到了映秀鎮。
    3消防隊員穿越泥石流
    翻山越嶺救出78名被困群眾
    阿壩消防支隊汶川大隊參謀湯勝歡介紹說,昨日早上7時10分,消防接到報警,稱映秀鎮肖家溝至瀑布山寨路段有數十人被困,請求消防支援,接到報警后,湯勝歡帶領映秀消防站6名隊員趕赴現場。
    映秀至肖家河路段的路面已基本被洪水和泥石流沖毀,消防隊員走懸崖峭壁和水路,走了20多公里山路,有的隊員腳趾甲都被掀翻了,身上到處都是劃痕,大約用了5個多小時,于下午1時30分左右到達肖家溝。
    搜救過程中,消防隊員發現78人被困,其中有務工人員、游客、當地居民等。消防官兵馬上組織人員疏散,攙扶體弱者。在翻越山的過程中,一名中年男子不小心摔傷,消防隊員用擔架抬著,“傷者有180斤以上,四個消防隊員輪流抬,抬了5個小時。”其間,和汶川消防大隊7名趕來支援的隊員會合。隊員們穿越泥石流、山崖峭壁、叢林,晚上10點5分將傷員送到映秀衛生院。
    映秀動態
    鋼絲籠裝滿石頭護堤映秀新城有驚無險
    前日洪水改變方向后,將廊橋引橋下方20米的河堤沖毀。映秀防汛抗災指揮部說,除此之外,天氣預報稱,未來36小時還有40~80毫米的降雨。
    前晚8時,汶川縣映秀鎮映月東路84號的楊序蓮,沒有轉移到二臺山。楊序蓮心里有底,天上沒有下雨,最重要的是,廊橋附近,燈火通明,挖掘機、裝載機、工人正在連夜作業。四川路橋集團總經理熊國斌說,前晚,工人們開著應急燈,連夜作業,共向漁子溪投了上千塊混凝土四面體?;さ譚槳感Ч饗?,除了改變洪水的流向外,還減少了對左側河堤的直接沖刷。
    昨日上午8時許,成都商報記者在廊橋看到,跟前日相比,水位下降近1米,3臺挖掘機開到河床中,清理中間堆積的砂石。兩張鋼絲網鋪開,用鋼繩串在一起,織成一張5米見方的鋼絲籠,上面倒上大石塊。七八個工人抬著同樣大小的鋼絲籠,覆蓋在石頭上后,用鋼繩把兩張鋼絲網合在一起。
    四川路橋物資設備部經理顏昌凱介紹,鋼絲籠鋪開面積近30平方米,可以裝載10到20噸的石塊,以進一步加固河堤,應對更大的暴雨。下午,廊橋引橋處被沖出的大洞,已被鋼絲籠包裹的石頭填住。
    在燒火坪隧道口,303省道的200多米長被沖毀的路基,在四面體的掩護下,也得到了進一步修復和加固。
    四川省水利廳副廳長張強言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平常漁子溪河每秒的流量只有幾十立方米,近日達到了200多立方米。盡管如此,按照正在實施的護堤方案,映秀新城是不會有危險的。